新乡11月21日电(阚力 卞瑞峰)赵厂小学坐落豫北黄河滩区的原阳县靳堂乡。靳堂乡南邻黄河,北邻背河凹地,是河南省“三山一滩”重度贫穷地区。夏江1989年师范毕业后,被分配到该小学任教,尔后30年,他静静据守培养了逾千贫穷学生走出滩区,被誉为“黄河滩区的白杨树”。

初冬,赵厂小学沐浴在吉祥的日光下。红柱彩墙的宅院里,一致校服的学生迎面而来,规整问好着“老师好”,一片温馨友善的场景。

“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赵厂小学仍是一个无围墙、无大门、无教室的‘三无’校园,学生上课借用的是三间褴褛民房。”夏江指着簇新的教学楼说,赵厂小学是邻近三个村仅有的一所校园,为筹建新校园,这两年他四处奔波筹款,终究建成了一所标准化的小学。

彼时,赵厂小学有200多名来自滩区十几个村的贫穷留守儿童,为确保这些孩子日子好、学习好,夏江每天坚持煮饭、打饭,与学生白日同吃,晚上同住,学生不睡他不睡,学生没起他又起。他白日是校长,煮饭是厨师,晚受骗宿管,每天作业十多个小时,这一据守便是16年。

除了节假日,他坚持为学生陪宿,每天查寝,给这个孩子掖掖被子,给那个孩子挪挪枕头,仔细的像个“妈妈”。夏江多年的搭档告知记者,从前一个二年级的学生常常尿床,他就睡在学生身边,两个小时叫一次,两年如一日,直到孩子改变了尿床的习气。

学生吕荣辉家是贫穷户,日子条件极差,夏江就教育他好好学习,自强不息。在夏江的鼓舞下,这个学生学习成果一向优异,后来还考上了重点大学。

吕荣辉大学毕业后,抛弃了城市优厚的待遇,决然返乡带领贫穷大众创业。说到吕荣辉,夏江脸上弥漫起了笑脸。“他不只自己致了富,还带动村子四十多名大众荣耀脱贫致富,被新乡市政府评为脱贫助贫先进个人。”

由于作业超卓,2014年11月,夏江被调往另一个滩区中学靳堂乡中学任教。“其时校园学生丢失严峻。”夏江就任后,找准症结,对症下药,不只建成了花园化校园,校园成果也节节攀升,成为滩区的名校。

在黄河滩区任教的30年间,夏江成立了学生“留守之家”,对每个贫穷生的状况他都一目了然。

毛庵村一名学生爸爸妈妈离婚,父亲终年在外务工,爷爷年迈体弱,夏江坚持每周接送这名学生回家。娄庄村一名学生爸爸妈妈离婚,和七十岁的奶奶日子,夏江鼓舞他不能对日子失掉决心,日常日子中,他还像爸爸妈妈一般呵护这名学生,使孩子安心学习。终究,这名学生以优异的成果考取了原阳县一中。

“大爱无声铸师魂,三十年静静无闻,他用一腔大爱温暖着滩区的贫穷学生。”原阳县教育系统这般点评他。

据统计,三十年间,他教过的学生多达3000多名,其间贫穷生占一半以上,先后有920名学生考取了高中,有753名学生跨进大学的校门,为黄河滩区的孩子成材铺就了一条绚烂的人生之路。

年月沧桑,现年已五旬的他满脸皱纹,双鬓染白,但为滩区教育日夜操劳的劲头一刻也没放松。“老夏死都不会正常死,非累死!死也不会死在家里,由于除了在校园,他就不会回家!”这话尽管听起来别扭,但非要对夏江作个点评,靳堂乡中心校园党支部书记林发正觉得这话最恰当。

“只需还活着,俺就不会脱离黄河滩的孩子们。”夏江酷爱教育,真爱学生,他的业绩深深感染着黄河滩区的父老乡亲,也赢得了父老乡亲的充沛信赖。(完)
【修改:张燕玲】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